相关阅读
2019年的公益看什么?
2019-03-21 14:15:15

2019年3月初,适逢24节气中的惊蛰时分。即将走出寒冬的北京咋暖还寒,但迎春花已率先释放春意。借北京沃启公益基金会三届三次理事会召开之机,理事会与秘书处团队相聚一堂,共议公益的现状与未来。


当今公益领域的格局正在急速变动,日新月异,多元的价值、资源和行动相互碰撞,百舸争流。对沃启基金会这样一个立足知识生产、支持有效公益的行业建设和支持机构而言,对行业现状和趋势的把握与研判尤为重要。会上,本是围绕行业观察的自由发言,基金会理事、监事们却不约而同地将话题聚焦在“企业与公益”上面,其中的缘由耐人寻味。由于时间极为有限,发言者均“点到为止”,沃启君也只在此简要呈现他们的观点,做一次知识分享。


数字经济的蝴蝶效应



沃启基金会理事长、阿里巴巴集团政策研究室主任朱卫国的观察始于全球数字经济,收合于公益领域。他说,“在过去的30年,CPU计算能力、内存大小和通讯速度都提高了100万倍。人类消费的晶体管数量远远多于消费的大米粒!数字经济的发展,尤其是数字技术的颠覆式创新,不仅仅在颠覆产品、商业模式,而且在颠覆生活方式、价值观念、行为准则和社会体制。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都在实现微粒化的解构与智能化的重组,数字经济正在孕育全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


世界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入了VUCA时代(volatility—易变,uncertainty—无常,complexity—复杂,ambiguity混沌),新技术的冲击随时可能颠覆一个行业,世界弥漫着前所未有的焦虑和低迷。朱卫国说,在美国“退群”的作用下,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等出现了土崩瓦解的态势。一个奇特的现象是,在全球的经济社会出现去中心化趋势的过程中,世界上的主权国家、经济体和数字平台,却纷纷出现中心化的 “攥紧拳头”,集中资源、凝聚力量,以应对更加激烈的竞争环境。


朱卫国认为,除了市场领域,政府治理、公共领域以及公益领域同样受到了数字技术发展带来的冲击。在数据汇集、基于数据产生的协同,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人工智能等三个方面,数字技术的影响已经集中爆发。目前在数据沉淀方面,中国已经远超美国,位居全球首位,基于人工智能进行数据处理和数据治理已无远弗届。放眼公益领域,以阿里公益为例,作为公益行业和公益组织的助推平台,阿里运用数字技术推动公益升级,已走到前面。沃启应当拥抱变化,对数字技术在公益领域的应用保持敏锐性、洞察力和活跃度。


而面对“形势逼人、挑战逼人、使命逼人”格局,强化政治、防范风险、维护稳定是当前国内环境的主基调。过去,政府对社会组织的管理与党建对社会组织的覆盖是两条线并行,在打破党政界限的背景下,党管社会组织有了更为切实有力的渠道和抓手。这个趋势正在改变中国的市场和社会生态。朱卫国说:“沃启服务公益行业,不仅需要权威的专业知识,也需要政治觉悟和政治智慧。”



公益板块分化及背后的逻辑



在上述宏观背景下观察公益行业,思考行业现况与趋势,三一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秘书长李劲从以下两个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观察。

首先是企业对中国公益的巨大影响已不可忽视。李劲表示,从公益发展的阶段性而言,此前曾经主导行业、完全从公益角度发起的机构在公益界已处于弱势,从公益资源掌控的角度而言尤其如此。以位于行业生态链上游的基金会群体为例,“不可否认的是企业已经主导了中国公益界的绝大部分资源,拥有企业之外的资金来源的独立基金会少之又少。这种现象对中国公益是积极还是消极因素,尚有待观察。” 李劲认为,目前企业资本的强势进入是不争的事实,如何超越公益/公益圈的边界去看公益,相关组织如何适应目前企业主导公益界的局面,这些问题在当下非常值得思考。

第二,近一两年来,中国公益的板块分化越来越严重。仍然以基金会为例,以前的观察切口是公募和非公募的区别,以及民间背景的壹基金获得公募权突破以后,非公募基金会变身公募基金会产生的影响。包括壹基金、阿拉善SEE基金会、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等活跃的、非政府背景的公募基金会成为值得观察的一个板块。而像南都基金会、友成基金会等企业出资、带有很强烈的个人色彩、但又不是用纯企业思维去运营的基金会,其活力和影响力也值得观察。

与此同时,李劲还注意到另一个新生的、资源富集同时特立独行的基金会板块开始崛起。三一基金会、爱佑基金会、乐平基金会,以及将要发力的接力中国基金会等同属此类。“它们几乎不跟公益圈玩,其思路是高举高打、大刀阔斧、高歌猛进,挟大量资源投入行业,定位于行业领先,占领行业的制高点,希望站在行业的金字塔尖引领公益。”李劲认为,相比目前行业内体量和影响力都很大、但线性地重复自己、缺乏创新的一些大型基金会,这个新生板块的基金会数量很少,但它们拥有公益的新思路,又志在成为行业生态中的“大鱼”,对未来公益的影响会很大。


公益资源分布不均态势加剧

企业资本的强势进入以及公益的板块分化,带来了公益价值、资源流动以及公益行动逻辑的冲击和变化。如何看待传统公益在目前仍然大量存在的现实,以及新的企业资源介入所带来的新思想、新方法与新路径?

 沃启基金会理事耿和荪以阿里、腾讯的公益平台为例,指出这些新公益平台帮助了很多小组织得到赖以生存的资源,推动了公益资源的流动和配置,也说明社会仍然存在大量的传统慈善需求。


耿和荪说,企业资源涌入带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需要用包容的视角来看待。但她同时指出,这在客观上也加剧了公益资源配置不均衡的问题。一方面,资源快速向规模和体量巨大的基金会集中,另一方面,能灵活响应多样化社会问题的小型组织则在筹资、运营和影响力上面临更大的瓶颈。耿和荪呼吁,富集资源的大基金会应该思考,如何拿出资源,与有潜力的社会组织合作,有关如何进行有效的行业资源配置的研究也凸显其现实的价值。




直面企业跨界互动

 

耿和荪有关公益两级分化的观察,得到了沃启基金会理事、万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陈一梅的共鸣。在她看来,慈善发展与资本(主义)的发展秉承了同样的逻辑,两级分化成为普遍现象,中外概莫能外。同为志在推动公益发展的职业公益人,陈一梅和李劲一样,都经历了从国际发展机构到本土公益组织,再进入企业发起的本土基金会这样的职业生涯转换。面对企业思维的挑战和质疑,理解企业和企业家诉求,学习企业的思维方式,同时在互动中传递“传统”公益的价值,成为执掌企业基金会的秘书长的必修课。“公益与商业的最大区别是公益看重耐心资本。公益与商业是相向而行,相互影响。”陈一梅表示。

 

与企业的沟通其实有章可循。陈一梅以自己在万科基金会的经历举例说,在和企业基金会理事打交道时,需要理解、学习他们的思路、方法,分析他们关切的项目产出和痛点,再结合机构战略规划体系和逻辑框架进行阐释,从而得到理解和认同,使公益和社会发展的思路得以坚持。


 “这是两种元素通过化学反应产生新的公益动能,” 沃启基金会理事长朱卫国打了个比方,来描述企业与公益之间相互碰撞、相互交融的关系。


沃启基金会副理事长、天九共享控股集团高级副总裁、品牌专家张志喜注意到,企业与公益/公益组织的关系成为这次会议讨论的焦点,从一个侧面说明企业对公益的影响越来越得到重视。对张志喜来说,如果将这种变化放到2008年万通基金会成立,再到2018年转型为沃启基金会这样一个十年的履职理事的时间维度,对这一变化的感受就更为明显。他认为,企业组织的管理具有考核视角,注重效率,其战略管理的可视化、可量化以及结果导向,值得公益组织借鉴。企业人、企业资源以及企业思维逻辑投入公益行业,必然对原先的公益理念产生冲击,最终会产生“化学反应”,达成某种平衡。“完全的结果导向和完全不重视结果这两个极端都不对。” 作为企业人,张志喜与理事会中的职业公益人,包括李劲和陈一梅没少过碰撞,“这个过程中我其实也有被同化,”张志喜说。


 “在强势的企业基金会内,是否有机会表达我们的初衷和意愿?”沃启基金会监事、公益组织财务支持机构——工蚁坊创办人郭小华向理事们抛出了自己的问题。“学习企业精神和企业的效率都没问题,但能否坚持自己的初衷,有效表达自己的意愿也是一个挑战。否则,如果商业组织能解决所有问题,就不需要我们(公益组织)了。”郭小华说,过去就职于志愿组织——美新路的工作经历还历历在目,当时就因困扰于“产出量化容易,成果量化难”这个问题产生过焦虑。“公益做的是人的工作,而人的改变是最难的,需要耐得住寂寞,扛得住,” 困惑的时候,郭小华这样给自己打气。她后来离开美新路创办名声鹊起的社会企业——工蚁坊,在借鉴企业思路开展公益支持方面做出了新的探索。


本次理事会上,北京市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郭然的个人履历新增了沃启基金会监事一项。她的法律服务覆盖多家非营利机构,还曾深度参与公益信托以及慈善立法研究与推动。谈到企业与公益,郭然有很多感触。她接触过很多企业、企业CSR部门转化而来的基金会,以及与企业资源对接的民非和基金会等等,发现他们初衷各异。“企业界也有人凭借对公益的只言片语的肤浅了解,就想进入公益大展宏图。” 她甚至遇到过完全抱着商业目的进入公益、完全以公益做工具的企业人,让她无语良久。郭然认为,准备进入公益的企业和企业人在公益认知与公益服务方面有很大需求,值得支持性公益组织探索合作。


在公益与企业的关系上,面对企业,公益的知识生产与研究、话语建构和跨界沟通与阐释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公益要用企业听得懂的语言,去传导公益的价值。要建立沟通的渠道和基础,” 沃启基金会秘书长付涛说,公益组织与企业组织做公益,无论采用什么方式,共同的对话基础就是公益行动方案的有效性。公益界需要通过研究投入,在定量与定性两个维度上建立自己的系统的价值观、方法论和工具技术体系,并以开放的姿态与企业沟通,与企业相互学习借鉴。

 

2019年乃至未来的中国公益,正处于动态变革的前沿,蕴藏着复杂多样的机遇和挑战。上述简短的观察和对话只是管中窥豹,与行业同仁共享、共勉。



编辑 | 汪璟

图片来源 | 网络